L

啦啦啦

解宁:


「ここに今も残る 迫る想い 強さの意味を求めながら

叶えてく 君達がいる 真実の勇気で」





年少的我们在探讨生死的时候,总可能用玄乎而油腻的言语把它饰弄的轻轻薄薄。看不惯时觉得厌恶,年纪越长,越觉得这幼稚的本质并非不温柔。死亡就是没有逻辑的,终止是没有逻辑的。轻巧地、无理由地、人选择或被迫停在一个点上。对往前走的人而言是空白,对停住的人而言,过去依然丰满而有色彩。




对于他们两者而言一样的无非是,在此之前没有,在此之后也没有,比死亡更可怕,是你不曾到来。




你曾存在,就是爱。






重看了关东大赛,可能是年纪渐长的缘故,想法会更多。

在乾播放的立海对战不动峰的比赛录像里,切原恶魔化,不断残忍攻击桔的弱点,导致赛后桔因伤入院,也让青学有了一个很好的“我们必须为了桔和手冢而取得胜利”的理由——因为立海那方,幸村也在住院,立海也有“为了幸村我们一定要赢”的约束。

以作者的立场,不可能让主角队青学陷入道德上的低地,因此必须在前期妖魔化立海,且制造桔橘平受伤,以扯平两校的求胜理由。看了头两集介绍立海的集数,一般人不太可能会对这样冷酷的学校喜欢得起来。真田拒绝对切原挑衅青学的发言道歉,会让人产生“他们冷漠又无礼,没有将青学放在心上嘛”这种想法,是很自然的。

不过,不知道各位还记不记得,在立海和青学第一次比赛取消的一周里,青学进行了彻底的集训,还借用冰帝全员陪练,才最终提升实力、打败立海。如果当天的比赛没有被取消,青学是会输的——越前和真田在大雨里私下的比赛,可是确实地以越前败北告终。

这样,在青学一心一意想着“要给桔还一个公道”时,立海分分秒秒计算着什么时候能赶紧打完比赛取得胜利,把好消息带给即将去接受死神审判的幸村——这件事,看起来似乎也就没那么让一般人心疼。

话说一场俩校部长都缺席的比赛,也是蛮有趣了...

“你们立海有取胜的执念,我们青学难道就没有吗?幸村要做手术,桔受伤住院了也很惨啊!”也算是找到了平衡的理由。


虽然,对于这样理解的小孩子而言,生死这件事可能还太过轻飘遥远,让他们对轻重难以区别。



也感谢作者,没有弱化幸村的苦难和存在。

他因为神经根炎倒下、真田像是失去了什么无上珍宝一样恐惧地大吼的那一声“ゆきむら——”,他几乎站不起来的复健,他被宣判可能再也不能打被他视为生命的网球的瞬间。他上手术台前像是等待救命血清的病人一样,等待队友传来捷报。他在夕阳下转过身来,对着真田伸出手,暮色把他周身的一切敲作赤金颜色,而他最温柔的面容落在阴影里。

带着死亡意味的大风吹开,时间的手帐哗哗地翻过;他对没有带帽子的真田说“一起进这所学校吧,然后我们将取得天下。” 他抱着和自己一般大小的网球拍,对无措地自己坐在一边的真田说“你没有搭档吗?我们来组成双打吧!” 时间的手飞快地翻到最初一页,字迹幼稚墨迹却依然一笔一画清晰:“这是新加入我们的真田君和幸村君,大家要好好相处哦!”他坐在教练的右手边,侧过身对教练左手边坐着的真田微微一笑,那深色皮肤的小孩子便垂下眼,莫名烧红了脸颊。



「幸村——」


「俺がらテニスを途絶ら、何も残らない。

テニスは、俺自身さ。」






他在黑暗里睁眼。手边有一杯水。他坐起来喝了一口,还温着。倒水的人很细心,在杯子旁边备了吸管。他披起衣服。白色廉价的窗帘在蓝墨水样的夜色里,像是故意沉默似地垂着。没有风,窗外的树影不摇动。身体又有不适,不知道是否是疼痛。如果是痛倒也很好,证明他还有感知的能力。以前说什么想要称霸,小男孩子的丰满空想他也有能力实现,现在忽然连站立都困难。庭院里的花已经二十来天没有施肥,想必玫瑰已经枯死。他奔跑过的所有地方,现在都离他很远。他拥有一个王座和所有目光,现在忽然只剩窗缝里漏下的月光。曾经他的伙伴看他的眼神都是敬畏,现在那人的目光里都是隐忍的责任和对他的心疼。



他不要心疼;他这么骄傲的人那里要人来疼。他要活,他只想活,健壮地、茁壮地活在太阳底下,每一丝肌肉都有力量,每一个举动都灵动健康。他只要这样,他必须。





万一不行呢?




他佝偻起来,在自己的棉被里抖成一团。没哭也没出声,手攥着被角却在发抖。风吹过树,白色窗帘上的黑影也在抖动。一室黑暗,十来岁的少年在思考生死。





我又想到,在幸村带着呼吸机、被推进手术室前的一秒,他的队友们匆匆赶到。他的目光搜索着,直到桑原举起真田的队服——

他正在为你而战。他会将胜利带给你,因此你也要胜利。

被氧气面罩遮去半边脸颊的幸村,眼角的笑很温柔很温柔,像是要哭了。


对于幸村而言,“求生”和“求胜”这两个概念,大概从此刻开始就毫无分别。



后来他们输了。全员沉默地站在病房门口,幸村艰难坐起,握着拳头,像是要挤出肺里所有空气一样濒死般嘶吼。一室黑暗。
此后他一蹶不振,最终被真田两耳光狠狠扇醒。



对于幸村而言,求生和求胜是没有分别的。网球就是他自身。

真田是一个求胜欲望相当强的人,但很奇怪地是,这求胜心的根源很可能并非完全为了他自身。他对自己的箴言是“常胜无败”,而那个要求他们必须取胜、会用所有失败鞭策他的人,在一段时期里,是靠着他在球场上的胜利支撑着自己活下去的。


这样好胜的真田,送给幸村的箴言、是“无病息灾”。

很有趣。真田给其他部员写的字帖,要么是叮嘱告诫(给切原的“克己复礼”)要么是客观评价(给柳的“明镜止水”)。唯有幸村,唯有给幸村的四字,字字是恳切祝愿,拳拳深情,姿态近乎合掌闭眼,在神前躬身祷告。

无病息灾,无病息灾。

不是训诫,不是评价,甚至不是那样有礼有距离的淡淡祝福。

是希望,是请求,是祈祷,是我如同武士一样坚忍强悍,却也在命运面前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一字一字地写,你好起来,求你平安。

只要你好起来。



对于真田来说,儿时的他心中想要打败的对象唯有幸村一人;他不能接受在别人手下败北(对手冢),也绝对不能在幸村需要胜利时,守不住他要的荣光。

只有江山如画,能换他笑靥如花。


离开校际争夺范畴的真田,一直锲而不舍地跟在幸村的脚步之后。幸村在和别人比赛时陷入困境,想到一双锐利的虎眼,也微微一笑“我绝对不能在这里就输啊”。


他在五岁那年看见你噗嗤笑了就红了脸;他在你抱着和自己一般高的网球拍时回握你伸过去的手;他看向你说着要称霸天下的那意气风发的稚嫩脸庞说“好”,他跟你走在神奈川的海边小岛上,电车隆隆驶过,他默默听你提起儿时被打败的不甘;他在一世界金灿灿的夕阳光线里看向你沉在阴影里的脸,他的眼眸被太阳光线打得通透,一股虎眼石样清明的金色。

他不能对你做任何要求和评价,跪坐在羽织里蘸了浓墨最后落下一笔一画的祈祷“无病息灾”;他在心里犹豫不安时去看你,看你跟孩子们玩耍看你见到他时的错愕眼神;他帮你带领军队,他为你守住疆土,他在前线战斗,让队友带去带着他体温的战服;他听你濒死般的吼,他在你失去你自己的时候,给了你两个耳光。

你又痛又惊愕,甚至忘了捂住脸颊。半边脸高高肿起变得赤红,他的面色竟然不变,有如刀刻。




是这个人。



你以为一个人带领一支军队就能登上顶峰。这件事对吗?




十年之前,真田弦一郎在幸村精市对他笑了一下的时候,低下头红了脸。



有些执着,约摸只有慢慢长大之后,才能看清其背后的真実。





「戸惑うほど 強い想い広がる空に包まれてく

解き放そう 追い越す時間を真実の心で


そばにあるよ 熱い想い 輝く情熱の強さが

教えるよ ひとつひとつが 真実の心と」







意外吃了乾柳,抛弃乾海一秒钟
但是冢不二还是我的大本命啊啊啊啊啊啊
永远都能戳中我的冢不二
以及皇家三夫夫都太美好了
虽然攻受问题存在很大争议

解宁:



#テニスの王子様##透过网球看本质# 网球和男朋友同时掉进水里了你先打谁?论许斐牌网球场上的两种人。


虽然说你大杀网是个运动热血青春漫画;虽然我们知道网球对于角色们来说是天是地是神的旨意除了爱你没有天理——但是讲点道理,杀网发展到现在,该做的套路做了,该搞的cp搞了,硬是要说各位少年心中只有网球没有蓝颜,那是很难让人信服的。尤其这几年,某些人物关系的浓烈程度甚至远超他们对网球的执着——对,今天就来讲下我想法中“那个人比网球重要”的角色。


比如(此处不知该放什么形容词的)不二周助,在我看来就是一位将“对方的存在”放置在比网球运动更高位置上的角色。不二对于网球比赛的胜利执着吗?执着,如果他面对的对手是手冢的话。不二对于和手冢全然无关的网球比赛,一定执着吗?这便是很值得玩味的了。在目前可以跟不二干一票的所有初中角色里——我们甚至不妨数一数二四六七八,比如幸村,比如真田,再比如迹部——不二care吗?不二展现过想要在网球上赢他们的信念吗?不说没有,也许只是在我的浅薄回忆里没有——但他对手冢的求胜心,天地昭昭日月可鉴。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只能是你?


你是我的宿敌,不赢过你,便没有意义。
因此,在不二的排序里,“在网球比赛里打过手冢”这句话的主要成分是手冢,次之才是网球。落在我眼里的是击球的你,而不仅仅是球。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乾。尽管被许斐恶搞成一副爹爹不疼妈妈不爱的样子,乾对柳的执着也是其心可表。四年两个月又十五天,那真是掐着日日月月分分秒秒地盼。不只是盼一场球场上的胜负,而是盼在球场上与你一决胜负——在球场上与你终于相面。

而在NPOT里,柳看到乾身体不适放弃比赛,就在决胜局及其果断地弃权了——别说他这么做都是为了成全赤也的“可能性”:真正将网球胜负放在首位的人,会因为人的因素干扰自己求胜的心吗?

想想如果是幸村对战切原,看见真田拉肚子从厕所里出来,幸村会干脆利落地弃权,保全赤也,和真田一同离去吗?我个人以为是不可能的。作为一个能说出「テニスは、俺自身さ」的角色,幸村对网球这一事物本身的执念强到他不打球就是ooc;至于打的是谁倒是其次:对手是真田他就更认真;对手不是真田他也照样会捍卫自己的骄傲。别说为了真田而自己弃权,就是把赤也打到弃权也是可能的。


但柳不是。


四年前他欠着乾贞治一场胜负,四年之后他通过这一场胜负,再次同乾达成和解。所以他很平淡地退出,保存立誓只为打败三巨头而努力的赤也,和乾一起拥抱他的失败,和他一起打球,和他一起安然地当后勤技术人员。




说起来以前我不去思考的时候还觉得奇怪:柳为什么要把赤也托付给白石?为什么不托付给同校且身为部长的幸村?


立海能说上话的三个人,真田和柳被淘汰了,剩下的还有幸村啊,再怎么说也应该由部长帮助自己的后辈走出歧途,为什么柳偏偏绕开了幸村呢?




幸村:当我是死的吗?






现在想想,其实这件事上柳的决策相当正确。幸村是一个将网球视为生命的人。取胜对于他来说,是一件可以为之牺牲近乎所有的事情。假设只有幸村来辅导赤也,幸村的优先选项也不会是“教他学会放弃”。他也许会让赤也提升自己减小受伤机会,也许会改进恶魔化的方式来缓解伤害,但是幸村原则上还是会鼓励赤也,动用所有可能的技术武器去获得胜利——因为这几乎是他存在的信条了。


换句话说,幸村不会救赤也;可能还会让他死得更快..






对于柳而言,他在网球比赛之上,还有更多考虑和在乎的事情,需要他对网球本身作出一定的牺牲,而他会安静地去执行这些事情——比如在自己的决胜局弃权,比如保全他拥有无限未来的后辈,比如和他的老朋友重新聚首。






乾:等了很久噢,莲二。






在立海这样残酷的体制里,柳其实相当压抑。他在和乾分别之后,两个人想的约莫都是“只有在球场上,我才能与你相见”,因此俩人都很认真地参加网球社,打球,一点点提高自己,求得在球场上的重逢。这也是为什么在全国大赛后的U17,已经重新找回彼此的乾柳二人,似乎对于胜利并非那么执着。
不过,在立海这样的环境里,求胜的要求那么直白,柳将切原训练成最易于取胜的模样,即使他也许知道,这样做可能危险。

但是不行,必须这么做。

所以在全国大赛,柳面对乾和海堂建立起的坚固信任,和私人层面上的友爱,他应该是很触动的——所以在U17临走时,他将切原拜托给白石,请求白石救救切原,这个可能会被求胜欲望毁掉的、他的作品和他本该个人意义上更加关爱的学弟。

柳在乾身边才似能喘息,也终于形容温柔。我一直觉得乾就是柳的舒适区,可靠、软暖、从内到外地透彻了解,让人如此心安。




就是特别喜欢我心尖尖。十余年来都觉得他太好了。







在你之前没有,在你之后没有。网球是一种载体,它将我牵向你,将两端系得死紧;打网球很快乐,因为和你打而让我快乐;因为感觉同你在一起,无论多高的地方都可以到达。


所以,其实不二和真田在我看来,都颇有一种“舍命陪君子”的意味。太过看重的那位敌(ai)人,实在跟网球本身难解难分。所以这俩毫不松懈十几年如一日地打球。

作为幸村的幼驯染,真田也算是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被幸村一年到头血虐。真田被手冢打败后,不敢置信地勤学苦练发誓要赢回来,不是因为“居然有人打败了我”,而是因为“居然有【除了幸村之外】的人打败了我!” 不能承认幸村之外还有敌手,为了保留幸村那唯一一个打赢他的人的特权,真田一定要把手冢打败,将他的名字从幸村旁边划掉,那个对手的顶峰位置只能有幸村一人——简直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守身如玉。

干巴爹,真田君!面朝球场背朝天,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


至于不二,他心目中的“宿敌”小纸片上,从来只端端正正地写着“手冢国光”四个字。其他人,强也好,弱也罢,打得赢最好,打不赢也罢——随他去,我眼里只有他。我在观众席看罢这么多的超越极限,最后的最后连你也将飞翔。在你临风展翅前,我抓住你对你说,请答应我一个请求。

这样在枫叶落在我眼上、将晴空染作一世界的夕暮红霞前,我能流着眼泪,低声念出你的名字。



唯有如此,唯有在网球上赢过你,才能最终赢得你。

在你之前没有,在你之后没有。比胜利更可怖,我被它扼住咽喉,却又甘之如饴,像个甜美的小小孩。


不知道不二的网页浏览历史记录里,有没有这么一条:

“暗恋对象太爱打网球了,怎么办?”





解宁:



昨夜和蛋白讨论起真田。我当时就突然想起歌德的“人之边界”一诗,想着整整十年里,都和幸村保持着相当距离感的真田。

真田身上忠诚而坚忍的气质太可爱了。是武士也是老牛。特别獾。

他就应该进獾院,别无他想。



(1)

我们可以先从ova立海烈传看中学生网球部思想文明建设的方法论。在立海内部有分歧(通常是真田切原父子俩闹别扭)的时候,他们的解决方法简直是一字一句实践“少年玩心吗”这个短语...分而治之,逐个击破,因材施教,重点鲜明。和赤也宝宝搞思想建设,需要丸井桑原这样毫无压迫感的玩伴,带他吃喝玩乐寓教于乐逢春化雨润物无声。


而真田这种人,“说什么”是不重要的,“谁来说”才是重点。不信同样的话让柳说说,柳:当时我还跟乾在一块儿呢没跟你们有什么事儿。

所以他就必须幸村亲自搞,主要手法就是戳你痛处回忆杀,百试百灵常胜无败。

立海的思想建设非常具有科学性了,很有参考价值,所以不会出现那种冰帝一言不合让宍戸绞头发之类的极端情况。

不过,立海的思想工作原则应该是话说一遍,不服就打。各类家暴,层出不穷。和平只有一次,各位好好珍惜。


说起来,手冢:“你们搞思想教育,又关我什么事咯??”

其实是这样的。真田作为幸村的幼驯,过去十年天天都被幸村打得满地找牙,输给手冢这件事里手冢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卧槽我居然输给了幸村之外的人呜呜呜呜。”

......很M了,副部长。



(2)

英式庭球这一部剧场里,特别好地展现了真田设定里“护卫”的性质。把他单独拎出来他攻击力很强,但是一旦遇上更具有大局重要性的目标、值得他自我贡献去保护的物事,这种类似盾牌/武士的属性就特别迷人。

不难想象在幸村一通长篇大论后,按捺不住的赤也跑出来想自己去报仇,幸村就默许真田去看着赤也,让这孩子全须全尾地回家。









在本传的四校ova片头里,刚入学未被驯服的赤也瞄准了幸村进行攻击,真田一把推开幸村自己击了回去。








他和幸村这种球场上生活里都映射着的守卫关系,层次的丰足感太美妙了。


在同一部剧场版里,几个人把迹部的城堡打垮了之后,回程接送的安排也特别有趣。回想全国大赛时,桃城搭上了迹部的直升机,忍足陪同一起去接失忆的越前。
而全国大赛后的剧场版,首先迹部开的是小汽艇并不知道回程将是直升机,而乘坐直升机来接人的,还是桃城、忍足;加上幸村。

大石虽然知道他们跑去报仇的事情,却是回去安排其他队友比赛的保姆行动(何况菊丸没跟出来所以大石肯定是要回去的);在他可能知会了其他各校领导层的假设下,如果迹部没能安排直升机,那么直升机要么就是忍足搞来的要么就是幸村的。考虑到幸村曾有把赤也从直升机上推下去的前科(需考证),是幸村的可能性更大。

写到这就不由感叹,作为老粉,偶尔还是会被村哥家的壕给震惊到。

我村哥,家大业大;真田爷,霸守一方。
我莲二,神机妙算,剩下的,也都厉害。

你们赶紧成立黑社会吧,真的很合适了。 ​

如果是忍足安排的直升机,那么故事线就是:迹部发现手冢独自离开然后跟了过去两人跑去救越前,忍足很快发现迹部不见了,然后叹了口气知道迹部肯定跟手冢跑了,叫上了已经知道真田和赤也离开的幸村还有刚出院得知越前跑去为自己报仇的桃城,三个人一起去接人。

如果是幸村安排的,那就是:赤也跟在迹部后边想一起去报仇顺便救越前,真田发现赤也不见了马上告诉身边的幸村,幸村沉着一笑挥挥手说去吧,后边的事情我来。

爱人们都上了贼船,总得有人兼顾大后方啊。


大家都能理解,桃城是来接越前(和冢不二)的;幸村是来接真田和赤也的。
唯一一个单身一人前来,却有专人来接的,只有迹部。
白石和木手两位部长也是寂寞...

话说正常的救援直升机除开驾驶室,就只有六个座位,还是蛮好奇他们是怎么挤回去的。

但是幸村和忍足不第一时间亲眼看到某些人好好儿的,他俩怎么可能放心呢。

知道了知道了,谈恋爱真了不起。




(3)

重看关东大赛真田对越前的比赛,哎呀非常有意思。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如果真田你少花两秒钟去想幸村的话,你这场比赛不会输。

开始各种想,各种提,各种给自己心理暗示。赛末点直接就想着和幸村在一起的回忆杀想到漏掉发球。
















乾:难道这就是越前真正的觉悟吗?


不,乾学长,这只是因为越前还小没谈过恋爱。


因为队友要先行离场去陪幸村手术,真田赛前向龙崎教练致歉。脱帽,鞠躬,最高级的敬语。
我们真田明明是最有礼貌的小少年。 ​


然而比赛完了,两队还是要各自放狠话。

“别得意,到时候我家幸村要在的。”
“哦,我们家手冢也在啊。”

简直像现在fan girl对喊。非要拉上正主。

大石你想不到你们家手冢没打过这位fan girl吧...

这时候的真田可甜了,放完话就跑。 ​




(4)









幸村在手术前最需要见到的就是真田;因为真田是唯一一个知道他这台手术上去了可能就下不来的人。
他不怕吗?怕的吧。

你知道我怕,但你知不知道我同样怕你没有来。

立海众人跑着赶上了幸村的手术床;幸村在他们停下来的第一秒第一句就问,真田呢?

他甚至不用看,就知道真田不在。
他说他会如约来守你,他说他会如约带给你胜利。

可惜他没有。



但那又如何?



幸村肯定特别不想死。连那痛感他都愤懑到去厌恶不知为何必须要承受它的自己。 ​

他应该和任何普通的男孩一样,在灼热到透明的阳光里,爽朗地大笑出声。猛地一拍真田的后背,看对方惊了一跳,对一脸无语的柳挑挑眉,然后像是害怕被追上似地逃开,倒退两步,又是明朗的笑。

他们不过是小男孩子啊。

这才是真实。 ​



“当我们醒来时,会活在一个全新的未来。”



于是我特别想看二十七八的真田,扑通一下跪在幸村爹妈脚前,双手攥拳撑着膝盖低着头,然而却声音洪亮地大吼:伯父伯母请将精市交给我吧!我会好好对他一辈子的!然后在村爸村妈面前一直坚毅不拔地低头端坐如石。




(5)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你觉得他所在的地方那么高那么美好,站在云里的人,你要缘着尖锐石块一点点爬上去全力伸出指尖才能靠近一点。但是为什么有两次他看你的眼神里是被震慑,有两次他对着你的侧脸脆弱痛苦,写尽满心仇懑又落于极度温柔。

他被所有人称为神之子,落在你怀里的时候,眼角却还挂着痛出来的生理性泪水。像硬生生被折了看不见的翼骨,羽毛全被生生倒挂着刺进他的皮肉里。

你连收紧手臂都不敢,却仍想挤尽胸膛里的空气,大吼着唤他。

不是神。不是神。不是任何人的神,是他遥远的终点,终点尽头的光点,光芒温和拢下,紫色的额发落在那人颊侧,扑哧一下笑了,眼睛弯成舒展的弧线。

“绝对、绝对不要放弃啊——”


他往前跑,他往前跑。他不能停。那人好遥远,那人在云端。

而幸村。









而幸村被他死死地拖在身后,他又暗又痛又满心恨意,但是真田拽着他。真田甚至不知道自己拽着一个快要落下去的幸村精市,他只是向前跑。



(6)









幸村睡得并不好。

病院的床极窄、空气里没有让他安定下来的植物气味、白日的各种坏消息;他精疲力竭,却难以成眠。

他闭上眼,黑暗里有小孩子在喊他。

“不要——绝对——绝对不要放弃!!”

是谁?

幸村蹲下身来。他喜爱小孩子的存在,却绝不会伸手去拥抱他们。但这孩子突然让他的心被抓了一下,紧紧地,让他近乎哽咽,旋即又猛然放开。

是谁?

那小男孩子,只及幸村的膝盖高。身上都是不知道哪里来的擦伤痕迹,短短的黑发都被汗水浸透,贴在额头上。

他扬起脸蛋。幸村看到他满眼噙泪。
那撑得大张的黑色眸子里粼粼水光,映着幸村精市的面容。

“不到最后......绝对、绝对不要放弃啊!!!”









是谁在对他大吼?

还有未竟的事业,还有想栽培的花朵,还有想落在纸上的油彩,还有想写的话,还有想赢得的比赛,还有想见的人,还有想从背后狠狠抱住他、把脸庞胡乱埋在他宽壮背肌上的人。

那人满眼噙泪,那一年他们五岁。

幸村疼得恍惚。

“啊,我都忘了——幸村君,有朋友来探望你噢!”

幸村侧首,目光恰对上一双沉潭样的黑色眼眸。



「あ...あ...諦めるなよ...



最後まで 諦めるなよぉぉぉ!!!」 ​​​





前方有光。





(7)




【当那最初的、全能的圣父
以沉稳温和的手
卷拨云彩,闪电与大地上的人们以赐福

彼时我俯吻
他垂坠最低处的衣裾
以孩童样 天真的敬畏心
满怀悸动】

"Grenzen der Menschheit"

Wenn der uralte
Heilige Vater
Mit gelassener Hand
Aus rollenden Wolken
Segnende Blitze
ber die Erde st.
Kssich den letzten
Saum seines Kleides,
Kindliche Schauer
Treu in der Brust.

Denn mit Gttern
Soll sich nicht messen
Irgend ein Mensch.
Hebt er sich aufwrts
Und berhrt
Mit dem Scheitel die Sterne,
Nirgends haften dann
Die unsichern Sohlen,
Und mit ihm spielen
Wolken und Winde.

Steht er mit festen,
Markigen Knochen
Auf der wohlgegrndeten
Dauernden Erde,
Reicht er nicht auf,
Nur mit der Eiche
Oder der Rebe
Sich zu vergleichen.

Was unterscheidet
Gtter von Menschen?
Da viele Wellen
Vor jenen wandeln,
Ein ewiger Strom:
Uns hebt die Welle,
Verschlingt die Welle,
Und wir versinken.

Ein kleiner Ring
Begrenzt unser Leben,
Und viele Geschlechter
Reihen sie dauernd
An ihres Daseins
Unendliche Kette.








【神祗同凡子有何相异?


那即是、神能看见


无尽浪涛奔涌于他们身前


而凡人则受巨浪之左右


被它们托举、吞噬


就这样于浪中消逝




一个小小的回环


圈定我们的生命


世世代代


都在不断加固这永恒的存在之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