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啦啦啦

解宁:


「ここに今も残る 迫る想い 強さの意味を求めながら

叶えてく 君達がいる 真実の勇気で」





年少的我们在探讨生死的时候,总可能用玄乎而油腻的言语把它饰弄的轻轻薄薄。看不惯时觉得厌恶,年纪越长,越觉得这幼稚的本质并非不温柔。死亡就是没有逻辑的,终止是没有逻辑的。轻巧地、无理由地、人选择或被迫停在一个点上。对往前走的人而言是空白,对停住的人而言,过去依然丰满而有色彩。




对于他们两者而言一样的无非是,在此之前没有,在此之后也没有,比死亡更可怕,是你不曾到来。




你曾存在,就是爱。






重看了关东大赛,可能是年纪渐长的缘故,想法会更多。

在乾播放的立海对战不动峰的比赛录像里,切原恶魔化,不断残忍攻击桔的弱点,导致赛后桔因伤入院,也让青学有了一个很好的“我们必须为了桔和手冢而取得胜利”的理由——因为立海那方,幸村也在住院,立海也有“为了幸村我们一定要赢”的约束。

以作者的立场,不可能让主角队青学陷入道德上的低地,因此必须在前期妖魔化立海,且制造桔橘平受伤,以扯平两校的求胜理由。看了头两集介绍立海的集数,一般人不太可能会对这样冷酷的学校喜欢得起来。真田拒绝对切原挑衅青学的发言道歉,会让人产生“他们冷漠又无礼,没有将青学放在心上嘛”这种想法,是很自然的。

不过,不知道各位还记不记得,在立海和青学第一次比赛取消的一周里,青学进行了彻底的集训,还借用冰帝全员陪练,才最终提升实力、打败立海。如果当天的比赛没有被取消,青学是会输的——越前和真田在大雨里私下的比赛,可是确实地以越前败北告终。

这样,在青学一心一意想着“要给桔还一个公道”时,立海分分秒秒计算着什么时候能赶紧打完比赛取得胜利,把好消息带给即将去接受死神审判的幸村——这件事,看起来似乎也就没那么让一般人心疼。

话说一场俩校部长都缺席的比赛,也是蛮有趣了...

“你们立海有取胜的执念,我们青学难道就没有吗?幸村要做手术,桔受伤住院了也很惨啊!”也算是找到了平衡的理由。


虽然,对于这样理解的小孩子而言,生死这件事可能还太过轻飘遥远,让他们对轻重难以区别。



也感谢作者,没有弱化幸村的苦难和存在。

他因为神经根炎倒下、真田像是失去了什么无上珍宝一样恐惧地大吼的那一声“ゆきむら——”,他几乎站不起来的复健,他被宣判可能再也不能打被他视为生命的网球的瞬间。他上手术台前像是等待救命血清的病人一样,等待队友传来捷报。他在夕阳下转过身来,对着真田伸出手,暮色把他周身的一切敲作赤金颜色,而他最温柔的面容落在阴影里。

带着死亡意味的大风吹开,时间的手帐哗哗地翻过;他对没有带帽子的真田说“一起进这所学校吧,然后我们将取得天下。” 他抱着和自己一般大小的网球拍,对无措地自己坐在一边的真田说“你没有搭档吗?我们来组成双打吧!” 时间的手飞快地翻到最初一页,字迹幼稚墨迹却依然一笔一画清晰:“这是新加入我们的真田君和幸村君,大家要好好相处哦!”他坐在教练的右手边,侧过身对教练左手边坐着的真田微微一笑,那深色皮肤的小孩子便垂下眼,莫名烧红了脸颊。



「幸村——」


「俺がらテニスを途絶ら、何も残らない。

テニスは、俺自身さ。」






他在黑暗里睁眼。手边有一杯水。他坐起来喝了一口,还温着。倒水的人很细心,在杯子旁边备了吸管。他披起衣服。白色廉价的窗帘在蓝墨水样的夜色里,像是故意沉默似地垂着。没有风,窗外的树影不摇动。身体又有不适,不知道是否是疼痛。如果是痛倒也很好,证明他还有感知的能力。以前说什么想要称霸,小男孩子的丰满空想他也有能力实现,现在忽然连站立都困难。庭院里的花已经二十来天没有施肥,想必玫瑰已经枯死。他奔跑过的所有地方,现在都离他很远。他拥有一个王座和所有目光,现在忽然只剩窗缝里漏下的月光。曾经他的伙伴看他的眼神都是敬畏,现在那人的目光里都是隐忍的责任和对他的心疼。



他不要心疼;他这么骄傲的人那里要人来疼。他要活,他只想活,健壮地、茁壮地活在太阳底下,每一丝肌肉都有力量,每一个举动都灵动健康。他只要这样,他必须。





万一不行呢?




他佝偻起来,在自己的棉被里抖成一团。没哭也没出声,手攥着被角却在发抖。风吹过树,白色窗帘上的黑影也在抖动。一室黑暗,十来岁的少年在思考生死。





我又想到,在幸村带着呼吸机、被推进手术室前的一秒,他的队友们匆匆赶到。他的目光搜索着,直到桑原举起真田的队服——

他正在为你而战。他会将胜利带给你,因此你也要胜利。

被氧气面罩遮去半边脸颊的幸村,眼角的笑很温柔很温柔,像是要哭了。


对于幸村而言,“求生”和“求胜”这两个概念,大概从此刻开始就毫无分别。



后来他们输了。全员沉默地站在病房门口,幸村艰难坐起,握着拳头,像是要挤出肺里所有空气一样濒死般嘶吼。一室黑暗。
此后他一蹶不振,最终被真田两耳光狠狠扇醒。



对于幸村而言,求生和求胜是没有分别的。网球就是他自身。

真田是一个求胜欲望相当强的人,但很奇怪地是,这求胜心的根源很可能并非完全为了他自身。他对自己的箴言是“常胜无败”,而那个要求他们必须取胜、会用所有失败鞭策他的人,在一段时期里,是靠着他在球场上的胜利支撑着自己活下去的。


这样好胜的真田,送给幸村的箴言、是“无病息灾”。

很有趣。真田给其他部员写的字帖,要么是叮嘱告诫(给切原的“克己复礼”)要么是客观评价(给柳的“明镜止水”)。唯有幸村,唯有给幸村的四字,字字是恳切祝愿,拳拳深情,姿态近乎合掌闭眼,在神前躬身祷告。

无病息灾,无病息灾。

不是训诫,不是评价,甚至不是那样有礼有距离的淡淡祝福。

是希望,是请求,是祈祷,是我如同武士一样坚忍强悍,却也在命运面前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一字一字地写,你好起来,求你平安。

只要你好起来。



对于真田来说,儿时的他心中想要打败的对象唯有幸村一人;他不能接受在别人手下败北(对手冢),也绝对不能在幸村需要胜利时,守不住他要的荣光。

只有江山如画,能换他笑靥如花。


离开校际争夺范畴的真田,一直锲而不舍地跟在幸村的脚步之后。幸村在和别人比赛时陷入困境,想到一双锐利的虎眼,也微微一笑“我绝对不能在这里就输啊”。


他在五岁那年看见你噗嗤笑了就红了脸;他在你抱着和自己一般高的网球拍时回握你伸过去的手;他看向你说着要称霸天下的那意气风发的稚嫩脸庞说“好”,他跟你走在神奈川的海边小岛上,电车隆隆驶过,他默默听你提起儿时被打败的不甘;他在一世界金灿灿的夕阳光线里看向你沉在阴影里的脸,他的眼眸被太阳光线打得通透,一股虎眼石样清明的金色。

他不能对你做任何要求和评价,跪坐在羽织里蘸了浓墨最后落下一笔一画的祈祷“无病息灾”;他在心里犹豫不安时去看你,看你跟孩子们玩耍看你见到他时的错愕眼神;他帮你带领军队,他为你守住疆土,他在前线战斗,让队友带去带着他体温的战服;他听你濒死般的吼,他在你失去你自己的时候,给了你两个耳光。

你又痛又惊愕,甚至忘了捂住脸颊。半边脸高高肿起变得赤红,他的面色竟然不变,有如刀刻。




是这个人。



你以为一个人带领一支军队就能登上顶峰。这件事对吗?




十年之前,真田弦一郎在幸村精市对他笑了一下的时候,低下头红了脸。



有些执着,约摸只有慢慢长大之后,才能看清其背后的真実。





「戸惑うほど 強い想い広がる空に包まれてく

解き放そう 追い越す時間を真実の心で


そばにあるよ 熱い想い 輝く情熱の強さが

教えるよ ひとつひとつが 真実の心と」







评论

热度(100)

  1. L解宁 转载了此图片